申花频道> 申花新闻

伤员+1申花中卫告急 首战空场球迷换方式弥补遗憾

  前10轮联赛结束后,多名申花梯队主教练曾不约而同地提到,申花的表现远超预期,这支球队的顽强让人看不出这是一支欠薪队的样子,以此作为第一阶段的总结。

  尽管截至目前,诸多问题仍未有实质性进展,但申花拒绝躺平和摆烂。经过高层的一番努力,主场从海口变为更适合比赛的大连。虽被禁止引援,但三名跟队许久的球员可直接顶上,解决燃眉之急。时隔20天,全队重新踏上了征程。然而,现实情况容不得任何乐观,申花的保级征程真正地开启了。

  奔赴大连,八名球员将缺席首战

  8月2日下午,俱乐部总经理周军和主教练吴金贵共同带队出征大连。随队的人员中,本赛季初结束租借期回归球队的徐友刚、丛震、杨泽翔即将完成补报手续;于汉超、朱建荣、钱杰给伤病恢复情况良好,将在抵达大连后继续进行康复和治疗。正在海口边隔离边训练的国脚朱辰杰、蒋圣龙、温家宝和刘若钒和正在养伤的吴曦、毕津浩暂时缺席,将在之后逐一归队。

  赛季开打前,申花多名球员结束了租借期。回归并入选一线队35人名单的共有7人,分别是朱建荣、刘若钒、蒋圣龙、周俊辰、孙沁涵、金洋洋、博拉尼奥斯,另一部分球员继续外租,包括吕品和两名小将宋润潼、苏士豪。

  而徐友刚、丛震、杨泽翔是在完成租借回归和重新注册的相关手续后因一线队名额的限制暂时无缘代表申花出战的。其中,徐友刚、丛震都曾代表申花征战中超,上赛季两人分别被租借至中超重庆两江竞技和中甲淄博蹴鞠。杨泽翔出生于1994年,司职边卫,上赛季申花从大连人将他签下并租借至成都蓉城。

  根据中国足协的最新规定,申花在朱越、何龙海、蒋志鑫被U21国足征调期间获得三个补报名额。不过受“全球转会禁令”影响,补报的只能是租借回归或来自梯队的球员。由于徐友刚、丛震、杨泽翔在第一阶段基本全程跟随球队备战,对于教练组和队友来说,都不算新球员,他们和申花之间不存在磨合的问题,从而成为补报的首选。三人即将完成相关手续,最快能在8月5日首战长春亚泰的比赛中拥有出场资格。

  此外,申花也有人员离队,早前现身中甲赛区和昆山FC会合的赵明剑即将完成租借加盟的相关手续。在他离队后,申花还可补报一人填补空缺,但人选依然只能在租借回归的球员或梯队中进行选择。

  毕津浩股骨头骨裂,中卫告急

  补报的徐友刚、丛震、杨泽翔具有顶级联赛的经验,具备一战之力,无疑给这支正处于多重困境中的球队带来些许慰藉,是能够帮助球队暂时渡过人员上的难关的。毕竟现阶段因伤赶不上比赛的有于汉超、钱杰给、吴曦、毕津浩,因隔离暂时无法归队的有朱辰杰、蒋圣龙、温家宝和刘若钒,8名球员铁定缺席对阵长春亚泰的比赛。但摆在教练组眼前最棘手的问题是,申花在中后卫位置上几乎无人可用了。

  几名伤员中,于汉超、钱杰给、朱建荣的伤病恢复情况较好。赛季前的备战中,于汉超半月板损伤,原本采取保守治疗的他伤情出现反复,为了更快上场比赛,他上个月在上海接受了手术治疗,目前距离恢复有球训练尚需时间。钱杰给是在第一阶段最后一轮对阵武汉长江时被对手压伤的,被诊断为左膝内侧副韧带损伤,幸运的是内侧副韧带的损伤程度不深,经过一段时间的理疗后,伤处已有明显好转,预计很快能够跟队合练,有望赶上8月末的比赛。此前拉伤大腿后侧肌肉的朱建荣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伤情好转,但能否及时复出战亚泰暂时未知。

  另两名球员尚未归队。次回合与武汉三镇的比赛中,吴曦遭对手撞击受伤,被确诊为肋部第九肋骨骨折,仍在静养中。鲜为人知的是,申花在这场比赛中还折损一员大将,第64分钟被换下的毕津浩在回到上海后被确诊为股骨头骨裂。事实上,他的受伤发生在前一轮对阵海港的比赛中,对手的一次撞击导致其不适,但他坚持带伤备战,服用止痛片首发出战武汉三镇。

  比赛结束后当晚,毕津浩伤处的痛感越来越明显,前往大连当地医院进行核磁共振和CT拍片检查,仅被告知疑似骨裂的诊断结果,他因此缺席第一阶段剩余比赛,回到上海后经过医院的进一步检查才明确了股骨头骨裂的情况。

  伤及骨头的吴曦、毕津浩二人均在家中养伤,不与球队一同从上海出发。他们需等到骨头愈合情况良好后再赶往球队届时的所在地,从基础训练开始逐步恢复。据了解,毕津浩至少还需一个月的静养期,吴曦预计在本月内能够归队。

  相比进攻端,申花防线上的形势更为严峻。结束“东亚杯”比赛任务的朱辰杰、温家宝、蒋圣龙和刘若钒正在海口接受“7+3”的医学隔离观察,预计在8月6日解除隔离的他们无法代表申花出战亚泰。

  前10轮,朱辰杰和毕津浩的组合使用频率最高,其次是朱辰杰和蒋圣龙的“00后”搭档,最后是朱辰杰、蒋圣龙、艾迪三中卫组合打法,仅使用一次。两名中卫朱辰杰、蒋圣龙的缺席加上毕津浩的伤停,导致申花第一阶段整体较为稳固的后防线压力骤增。对阵亚泰时,申花在中卫位置上的选择仅剩两名可踢边卫也可踢中卫的艾迪、杨泽翔和两名正印中卫金洋洋、冯潇霆,其中杨泽翔是补报球员,金洋洋、冯潇霆还没有过出场记录。无论哪一种中卫组合,都相对冒险,将成为影响申花第二阶段首战的重要因素。

  踢长春空场,球迷从云南远征

  和以往的赛会制相比,恢复主客场制的中超联赛大幅度增加了俱乐部的开支。

  往返客场的费用、球场租赁的费用以及后续开放看台的安保费用等成为部分拿到主场办赛权的俱乐部主要的开支;赴第三方赛地海口进行主场比赛的球队,其参赛产生的相关费用将由中超公司先行垫付,随后从俱乐部年度参赛费用分红中抵扣;自主设立异地主场的球队则需要承担最多。

  临时主场设在大连的申花就需要自掏腰包,承担多项费用,除了金州体育场的租赁费、大连当地的住宿费、往返客场的费用之外,昔日赛会制比赛期间的官方训练场大连人足球青训基地使用权回归大连人,不再对其他中超球队开放。申花此次选择了距离下榻酒店较近的大连体育中心外场的一片球场作为训练场地,这片场地曾在2020赛季作为中超球队的官方训练场,草皮质量有所保障。但能够满足球队日常的力量训练的健身房相对难寻,球员人数多,器材的需求量大,使用的时间长,需要俱乐部工作人员提前预约。

  距离申花首战长春仅剩两天,比赛基本确定将空场进行。不少申花球迷已开始计划远征大连,只待后续开放看台的通知和开票信息;另有一些申花球迷赶到浦东机场为球队送行,以此弥补第二阶段首轮空场开打的遗憾。

  一名6岁的小女孩在爸爸的陪同下熟门熟路地找到申花球员,杨旭、巴索戈等纷纷俯下身在她的球衣上留下名字。女孩的爸爸说:“我女儿从小就是看申花的。那时候她3岁,我就带她去虹口看球了,所以她大部分球员都认识,比较喜欢莫雷诺和曹赟定。”曹赟定在与这名拥有三年球龄的小球迷合影后摸了摸她的头,她并不怯场,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还有一名来自云南的球迷特地预订了飞往大连的行程,成为唯一守候在酒店的申花球迷。过去几年里,他时常从云南赶到上海或客场现场观看申花的比赛,这一坚持多年的习惯是从2020年开始被打断的。随着主客场制的恢复,和足球有关的景象似乎正在归来,它让人久等了,也回来得很慢,但至少称得上一个众望所归的正常开始。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申花发布 作者:丁梦婕 责任编辑:微微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