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花频道> 申花新闻

转会禁令短时间难解除 申花将以现有班底出战新季

    近日,国际足联致函中国足协,称由于上海申花俱乐部未遵守国际足联的裁决要求,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对原主帅恩里克·弗洛雷斯的付款义务,国际足联的纪律处罚自动生效,申花在全球范围内被禁止注册新球员,该禁令待付清裁决款项后才可解除。

    这份突然降临的罚单从何而来?事实上,该罚单中的申诉人是西班牙籍教练恩里克·弗洛雷斯,其早在2020年年初就开始向国际足联仲裁法庭发起上诉以追讨相关款项。

    2018年12月,弗洛雷斯接手申花,双方当时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合同。2019赛季开始后,申花成绩高开低走,弗洛雷斯陷入争议,此后申花以一波九轮不胜的队史最差战绩一度深陷保级区。2019年7月3日,申花官方宣布,弗洛雷斯因个人原因辞去主教练职务。

    回国后不久,认定申花存在违约行为的弗洛雷斯立马将申花俱乐部上告至国际足联仲裁法庭,以追讨薪酬、违约金和利息。国际足联经调查审议后于2020年2月下发裁决书,责令申花向弗洛雷斯支付的具体款项如下:

    从2019年7月5日起至有效支付之日为止的50万欧元未支付薪酬外加5%利息;从2019年9月16日起至有效支付之日为止合计1200万欧元和15万美元的违约金外加5%利息。

    申花之后曾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但被驳回。2021年4月22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最终裁决。

    2022年1月14日,国际足联向申花下发正式裁决,这份裁决书中提到:“如果俱乐部持续违约或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支付全部应付款项,则将被禁止转会,直至付清全部款项。转会禁令将由国际足联和中国足协共同负责实施,在国内和国际层面自动生效,无需做出进一步的正式决定,也无需由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或秘书处发布公告。”

    本次裁决的款项涉及数额较大,以申花目前的财政情况,基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付清,因而注册禁令不会在短时间内解除。“全华班”申花将以原有的国内球员班底出战新赛季。

    不过,按照相关规则,国际足联发布的注册禁令不适用于以下球员:从本俱乐部外租后回归的球员;租借到期后继续租借的球员;通过临时转会证明到队且待满一年自动转正的球员;业余球员,包含从本俱乐部梯队提拔的年轻球员。

    因此,引援受阻的申花在禁令期内仍可为结束租借期回归的刘若钒、蒋圣龙、周俊辰等球员办理注册手续,此外,从梯队征调球员至一线队作为补充也是被允许的。

    李松益、石笑天注册事宜生变

    当申花的“转会禁令”生效之时,仅初步完成转会手续的李松益和石笑天在申花的前景突然发生变数。按照流程,当俱乐部引入球员时需完成转会和注册两个手续,该笔引援才算正式生效。

    因李松益和石笑天在来到申花的康桥基地,跟队合练并接受教练组考察时均为自由身,在转会时便无需涉及申花俱乐部与其他俱乐部之间的谈判,因此,李、石二人的转会手续相对简单,在该禁令出现之前就已经完成。

    但在注册一事上,申花需要办理的手续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按照规定,俱乐部注册新球员时,必须携带相关球员的身份证明原件前往所属的地方足协办理有关手续。然而自3月下旬以来,上海的疫情形势发生变化,包括康桥基地、上海足协办公楼等地都进入静态管理状态,因此注册手续被搁置。

    与此同时,多次推迟截止日期的中超国内转会窗口也因当下疫情的影响被再度调整,结束时间延至4月29日,这也是申花没能及时为李松益和石笑天办理注册手续的原因之一。

    尽管两名新球员的转会手续均在禁令颁布前完成,但未完成的手续确实受到了现实条件的制约,但严格意义上,李松益和石笑天错过注册窗口也是不争的事实,两人能否最终顺利加盟申花存在变数,而且有待中国足协的进一步确认。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申花发布 作者:丁梦婕 责任编辑:刘松涛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