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花频道> 申花新闻

8000万先生职业生涯按重启键 外租津门虎寻求重生

  提起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不少人会想起金洋洋,每当说到那个年代的中超购买力,金洋洋从当时的广州富力以8000万人民币转会当时的河北华夏幸福,总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当然,当金元足球浪潮退去,人们也会用这三年来他的低谷期,来印证当时的泡沫与虚无。

  19岁出道就征战中超,五年之内入选了国家队,身价暴涨。上天给了金洋洋“8000万先生”的名头,也跟他开起了玩笑,在他运动状态最巅峰的时期,出场却一年不如一年。甚至在过去的三年,他逐渐被遗忘、还遭遇了欠薪,如今连同部分曾经的队友一同被拖欠税款。再次回到公众视野中,在中国足球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今天,金洋洋只是一个想要扭转命运的球员,如何去重启自己的职业生涯才是更重要的,离开河北队去到上海申花,如今被租借到天津津门虎,金洋洋的命运会迎来一个好的转折吗?

  溢价10倍的“巅峰期”

  1993年,金洋洋出生在大连一个普通家庭,从小活泼好动的他,被父母送到了东北路小学,那时候对于成为一个足球运动员,全家人没有什么概念。只是,上世纪90年代的大连,大街小巷都是关于足球的话题,在那座城市,无论男女老少,只要谈到足球,总能唠上很长时间。金洋洋的父母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看着挺调皮的儿子,在成年以后,很快就迎来了职业上的高光时期。

  大连东北路小学,可以说是全国闻名,从那里走出来的国脚不计其数, “辽宁双子星”杨旭、于汉超,以及冯潇霆、王大雷等等,都是从东北路小学走出来的。金洋洋同样在那里接受了最为专业的足球训练,因为出色的身体条件和超乎同龄人的意识,他很快入选到了大连实德梯队。

  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金洋洋成为了辽宁队队长,整项赛事表现十分稳健,并被媒体评为当年的“十大希望之星”。在稳健的表现背后,是他在集训期间无数次的加练,这样的习惯从他几岁的时候就一直延续至今。而在他看似一路顺风顺水的职业生涯过程中,他和他的家人,都没有想到,在即将到来的职业生涯成长期,他会迎来一个整个中国足球的“巅峰时代”。

  2012年,年仅19岁的金洋洋首次在中超联赛登场,当赛季为大连实德出场2次。2014赛季后半段加盟大连阿尔滨后,年仅21岁的金洋洋逐渐成为了球队的主力中后卫,只可惜那个赛季大连阿尔滨降级,为了球队的生存,金洋洋以800万人民币的转会费被卖到了广州富力。

  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到千里之外的俱乐部开启自己职业生涯的爬坡之旅,金洋洋跟所有初出茅庐的年轻球员一样,经历着各种洗礼。后防线上的球员,想要锻炼出来,需要付出更多的心力,当年亚冠联赛文字直播的段子,至今总被人拿出来调侃,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富力的那个赛季,因为韩国后卫张贤秀的受伤,金洋洋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几乎成为主力球员,也上演过单场比赛梅开二度的好戏。也因为年轻且具备带刀后卫的气质,他的人生在那一年进入了“开挂”模式,入选国家队、代表国奥参加奥预赛,都为他后来的转会增加了筹码。

  作为一个年轻球员,集国家队和中超主力于一身,足以让那个时期的他成为人们的谈资,所谓的“巅峰时期”也就在那年赛季结束后到来,冲超成功的河北华夏幸福抛来价值8000万人民币的转会合同。

  从800万人民币的转会费到8000万人民币的转会费,只用了一年的时间,金洋洋的身价暴涨10倍,由此得名“8000万先生”。当时孙可转会到权健的价格就高达六千多万,金洋洋的转会费,高得让他和他的家人都没有想到,足球这个行业还能有这么高的投入吗?所有人带着疑问的同时,也在趋之若鹜,国内球员的身价开始了高走模式。

  很多人问金洋洋,那段时间是不是他“职业生涯巅峰时期”,他说“是”也说“不是”。回过头去看,说是,没问题,当时的他打过亚冠,进入过国家队,他凭借自己的努力集齐了很多荣誉,再加上如此高的转会费,让多少人望尘莫及;说不是,原因也很简单,毕竟是那个时代造就了他的身价,与其说是他的巅峰时期,不如说是中国足球的疯狂时代。那个时期,国内球员身价暴涨,欧洲赛场的球星也是纷至沓来,有俱乐部敢于报价梅西、C罗。而金洋洋只是金元浪潮里的一朵浪花。

  连续走低尝尽悲苦

  无论能否理解那个时代,金洋洋都带着“8000万先生”的名头回到了北方,当年在河北华夏幸福的第一个赛季,他代表球队出场25次,首发24次,成为了绝对主力。那一年他同样入选了国家队,备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第五阶段的比赛。2016年的他,刚刚23岁,他自己承认的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当初的自己太过年少轻狂,加上后来河北华夏幸福的一系列变故,最终导致了双方的分道扬镳。

  当初加盟华夏幸福的时候,金洋洋希望能够延续自己的国家队生涯,在为俱乐部获得更高的联赛目标以及打进亚冠目标的同时,能够为国家队在国际赛场上争取一个荣誉。或许是职业生涯的起点太高,他的心理状态进入到了一个迷失的状态,青春的荷尔蒙在作祟,对于比赛和训练的情绪化也越来越明显。

  现在回过头去看,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既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年轻气盛的他,对于情绪的管控做得并不好,由此引发的训练态度等问题,也激化了他与教练理念的背道而驰,久而久之,他距离赛场就越来越远了。

  加盟华夏的第二个赛季,他的出场时间直接比2016年减少了一半,后来,连续3年都处于这样的一个状态中,外界对他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大。他也有过自暴自弃的时候,也有怀疑的时候,他不能接受在一个球员本该属于上升的阶段,顶着这么高的身价的自己,却在逐年走低。

  他想要走出现实的低谷,必须先要走出内心的低谷。家人的陪伴和朋友的开导固然重要,但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当有一天大家都在说他名不副实的时候,他终于醒悟——年轻不是挥霍的资本,名气需要依靠努力的训练和好的生活习惯、以及更好的职业态度去取得,而不是靠时运。

  对于儿子作为球员的职业生涯,金洋洋的父母没有给予他太多的压力,也没有过高的要求,而金洋洋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已无法再坐享金元时代给他带来的红利。不仅如此,残酷的现实再度给了他沉重的打击,金元足球浪潮退去,在效力华夏的最后一年,因为续约的问题,他被彻底雪藏,在预备队待了一年,这期间伴随着长达半年多的欠薪以及税款未缴纳的问题。这些遗留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长达三四年的蹉跎,金洋洋没有时间去疲惫,当他离开华夏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风光无限的“8000万先生”,也不再是那个年少轻狂的小将。28岁了,他的职业生涯进入到了第十年,时间从来不等人。

  很多人问过他,是否愿意用过去三年职业生涯的平稳,去交换曾经8000万的身价。他说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平稳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有大的起伏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还好他还有时间去重启自己的职业生涯,换个角度来看,作为一名后卫,他“才”28岁。

  被需要的感觉真好

  2021年年初,与河北队合同到期的金洋洋,自由身去到了上海申花,已经一年没有踢过比赛的他,心里边多少有些战战兢兢,自己的状态不知道能不能打动崔康熙和申花高层。让他比较意外的是,在申花试训的过程中,整个教练组对他的帮助都很大,不仅帮他制定了训练计划,也进行了很多沟通,帮助他调整好心态。上半年跟随申花训练的那段时间,他总共减掉了10斤体重。

  申花对他的引进,主要考虑到自身人员储备情况,后防线的中生代球员需要有储备,作为80后球员与00后球员之间的一个衔接。而考虑到金洋洋之前太长时间没有比赛,于是申花和其商量,本赛季下半年先租借到津门虎进行一个历练。

  津门虎在这个赛季之初也经历了险些解散的曲折,这个赛季对于天津足球来讲,也算得上是个重启的赛季。金洋洋去到津门虎之后很快融入到了训练和集体的生活中,饮食起居都在泰达会馆,完成球队每日大量的训练量之后,他还会独自去到健身房加练力量。

  在本届欧洲杯期间,网络上关于C罗发布会上拿掉赞助商摆放的可乐的话题一直被热议,作为一个职业球员,想要保持好的状态和延续自己的职业生涯,更重要的在于生活上的管理。如今的金洋洋在饮食上几乎只吃白肉,碳酸饮料是一直在他黑名单中的。在天津一个月时间过去了,金洋洋体重又掉了几斤。

  去年在预备队待了一年,而预备队比赛又因为疫情原因取消,对于身处预备队的球员们来讲,那一整年都是一个比赛的空窗期。而金洋洋深知,一个职业球员就是要靠比赛去保持状态,如果长时间没有比赛,心理上对于比赛的感觉就会越来越生疏。来到津门虎没几天,他就出现在了球队对阵沧州雄狮的热身赛中,而后对阵山东泰山、两度迎战深足,金洋洋都出现在了主力阵容中,还实现了连场破门的好戏。随津门虎进行的每一天训练、每一场热身赛,都是金洋洋召回自己的开始。

  在保级球队效力,对于一个后卫来讲压力更大,需要承担的责任也更多,这些都是金洋洋年不曾体会过的新体验。而作为1993年一批的中生代球员,在金洋洋眼前,既有80后球员的坚守,也有00后小将的追赶,后金元时代中超的萧条,让每个球员都面临着不同的生存压力。好在,经历过这些年的高光和低谷之后,金洋洋已经知道如何去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如何去面对赛场中和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难。

  不管如今是租借在津门虎帮助球队保级也好,还是未来回到申花帮助球队争夺更高目标的成绩也好,现在对金洋洋来讲,这种“被需要”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足球报 作者:程善 责任编辑:三千世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